天涯艺术网
有料的天涯艺术
更补的传媒联盟
终端的投资伙伴
新闻详情

夏季风:以一个幸存者的惶恐去感恩不朽的艺术

发表时间:2020-03-02 09:59作者:admin

【编者按】疫情之下对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艺术行业的各方面压力俱增,加剧了画廊的风险。雅昌艺术网希望通过一系列选题为行业发声,通过雅昌的媒体平台向社会反应出画廊行业现在运营状况和境遇。以便让各界关注艺术行业发展和支持关注画廊发展的人士能够了解真实的情况,携手并进,共渡时艰!同时,从各画廊机构的运营者不同的经验和视角,来审视当下疫情对艺术市场的影响,以及探讨各自如何看待,目前哪些工作是紧要开展的?往年和今年比较展览项目的推广和作品收藏等等有哪些问题和变化?对于艺术品市场的走向有哪些预判?雅昌艺术网与多家画廊负责人展开对话。



北京画廊协会会长、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夏季风


对话

对话人物:北京画廊协会会长、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夏季风

编者:雅昌艺术网裴刚


第一季度损失已不可挽回


雅昌艺术网:今年疫情影响下的第一季度经营情况来看,往年和今年比较与艺术家展览,艺术项目的推广,藏家的沟通情况等有哪些面临问题和变化?

夏季风:通常情况下,每年的春季和秋季是艺术品交易的黄金季节,绝大多数的画廊、艺博会、拍卖公司等艺术品经营机构,主要的展览和销售基本上都集中在这两个时间段实现。与往年比较,今年第一季度的艺术经营活动全面受到疫情的打击,毫无疑问损失已不可挽回。艺术拍卖在推迟,艺博会纷纷取消,画廊早已确定的展览项目无法实施。

按计划我们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原定于2月底将同步推出三档个展,展陈的设计、海报的制作等筹备工作都已完成,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突然间这一切的活动都停滞了。从前觉得合同中的“不可抗力”都是多余的格式条款,而现在它就像一记闷雷结结实实地砸在我们的面前。正如不可抗力这个词语本身的意义,面对它时谁都显得那么无力。

乐观一点来看,随着疫情逐渐得以控制与缓和,或许第二季节的经营会有所起色,但还得看国内外整体的经济状况。艺术品购藏毕竟不是刚需,大池有水小池满,只有上游的产业富裕了,作为下游的艺术市场才会有收益。



2019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参展“艺廊荟萃”主画廊单元


雅昌艺术网:从往年的运营情况看,一年中销售最重要的月份在什么时候,大概销售多少件作品,销售额的区间是多少?

夏季风:作为画廊,一年中最重要的销售月份基本上都集中在春秋两季。基于这两个季节气候宜人,最适合举办展览和艺博会。春秋两季画廊本身展览和艺博会的销售,大体上能反映出一家画廊全年的经营和收入状况。至于具体销售多少件作品,事实上每年的情况都各不相同,每家的情况也有差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业已过半的春季无法经营,意味着将减少今年一半的收入——除非下半年能碰上传说中的“报复性消费”,弥补失去的应有业绩,那当然是一件令人欣慰的好事。


销售业绩&全球同行交流机会的损失


雅昌艺术网:尤其是疫情之下,对于包括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取消,以及展览计划取消等情况下,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夏季风:到现在为止,接到取消通知的上半年艺博会已不下五个,其中最令人感到遗憾的是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对于数年来一直有幸入选“艺廊荟萃”主画廊单元,蜂巢倍感珍惜,每次都会精心挑选艺术家及其作品参展。今年我们准备了一个包括尚扬、梁铨、徐累、段建伟、孔千、卜镝、张德建、祝铮鸣、冷广敏、龚辰宇、于林汉等重要艺术家和新锐艺术家叠合的阵容,希望借此进一步展现蜂巢一直在践行的有关东方艺术的美学方向。

香港巴塞尔的取消,损失的不仅仅是可观的销售业绩,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当代艺术失去了一次与全球同行交流的良好机会。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艺博会之一,香港巴塞尔每届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博物馆、美术馆、基金会负责人和大批重要藏家到场,除了购藏之外,他们也会在现场物色艺术家参加一些重要的展览。我们往届带去的艺术家,如摄影家吕楠的“三部曲”在欧洲博物馆级的巡展,段建伟、夏禹、冷广敏等分别在瑞士、葡萄牙和日本的展览,都是因为艺术家出色的创作,在香港巴塞尔上深受关注,从而得以邀约出国参展。



蜂巢北京A厅,正在展出的艺术家王顷个展“琥珀”现场


开拓线上营销


雅昌艺术网:目前哪些工作是紧要开展的?是否有一些应对的工作已经开始?包括线上销售的可能性?

夏季风:按照之前制定的工作计划,紧要的工作还是不少,但疫情不允许我们正常推进,即便展开也无法获得该有的效果。没有人会冒着被病毒感染的可能,来公共场所看一场奢侈的展览,不但政府相关部门不会允许,机构本身也会担忧员工的安全。所以,大约在两周前我们实行了在家云办公。坦率地说,这种办公方式效果并不理想,但好歹能处理一些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目前我们的工作从两个层面在入手:

第一,是继续跟进计划中的展览项目,一俟疫情结束,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推出线下空间的实体展览。尽管一年的事情或许只有半年的时间可做,但防疫期间可以让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

第二,是拓展线上的艺术展示和销售。借助蜂巢自身的公众号,我们将推出一系列艺术家的创作动向,让合作的艺术家始终活跃在公众的视野中。

另外,推出一个艺术欣赏和销售结合的“艺术的慰藉”系列项目。每次重点推介一位艺术家及其作品,整合作品图片、赏析文章、创作文献、艺术家创作谈、出版展览记录、艺术家简介等,就像推出一档微型艺术展,期待能get到目前居家人士的艺术审美需求。我们希望把鉴(鉴赏)与藏(收藏)之间的环节打通,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只可远观不可把玩的尴尬状况:在欣赏一件优美的艺术品的同时,如果你想拥有它,可以非常便捷地通过线上的平台支付来购藏。

不仅仅在这个非常时期,即便是疫情过后,在我看来线上销售渠道也是将来长期的发展趋势——尤其是随着5G技术的普及,网络平台无疑会加速成为艺术推广和销售的重要手段。因为艺术品价格相对较高,又涉及到真伪问题,以前虽然在朝这个方向在推进,但总觉得这块可以先放一放,而眼下的现实环境迫使我们提前进入状态,开拓线上营销。好在画廊属于一级市场,都有自己代理的艺术家,作品不存在真伪问题,价格也因人而异,重要的是一个被公众认同的品牌或许才是销售的前提和保证。



蜂巢北京,正在B厅展出的中、日、韩艺术家群展“知微见著:东亚艺术家眼中的小世界”


呼吁画廊房租、税收减免&“投贷奖”申请


雅昌艺术网:怎么看最近北京画廊协会在北京市《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出台后,呼吁房东减免画廊房租?

夏季风:因为担任会长一职,在疫情发生之后我也一直在参与北京画廊协会的一些工作,比如说这个《若干措施》以及《新冠病毒疫情流行期间画廊业防控工作指导手册》等的拟定,但主要还是以专职秘书长池刚先生为主的秘书处在做“上情下达、下情上传”的工作,试图通过行业协会来替画廊成员单位争取政府在政策和资金上的一些支持。呼吁房东减免画廊房租是其中一项,其他还有税收减免、“投贷奖”申请等等工作。虽然最终结果可能未必如大家所愿,但协会代表画廊行业呼吁是理应履行的义务和责任。

事实上,画廊行业貌似与其他企业性质一样,但如果把它划入纯粹的商业机构,无疑是一个错误的认知。除了商业经营之外,画廊担当着向公众普及和推广艺术审美的基本功能,也是社会艺术美学教育的一条重要途径。画廊现在举办的展览占据了国内展览总量的大部分,不断推出的艺术家让中国当代艺术获得了世界性的关注和认同。但相较于官方设立的艺术机构,私营画廊不管在政策层面还是资金扶持方面,说实在话几乎享受不到应有的同等待遇。通过这次疫情,画廊协会进一步让政府主管部门了解画廊生存的基本状况、必要性和重要性,希望现在与以后在政策上能给予一定的支持,毫无疑问这将会体现出一个国家在文化建设中的远见。



蜂巢北京,正在B厅展出的中、日、韩艺术家群展“知微见著:东亚艺术家眼中的小世界”


艺术品交易渠道&学术方向的改变


雅昌艺术网:怎么看疫情对整个行业的影响?

夏季风:对于艺术行业来说,疫情带来的影响应该是长远的。首先当然是经营方面,大多数画廊主想必都会针对画廊传统经营模式的利弊进行思考。一直以来,由于艺术品涉及真伪问题、价格相对高的事实、精神性产品的特殊属性,以及一些藏家对艺术品的理解力方面,一般的购藏行为基本上都发生在展览现场。在网络时代,不得不说这样的交易模式简直是在漠视高科技的存在。如何利用科技让艺术品交易变得更加放心和安全,或者说通过科技手段拓宽原有渠道的可能性——无论在观展体验层面还是购藏方面,应该在很长一段时间值得大家去思考,并愿意为此作出尝试和改变。

其次,是当代艺术创作在学术方向上应该会有所影响。所有历经这次疫情的艺术家,如果继续着隔江犹唱后庭花式的创作,而不是以一个幸存者的立场和态度,对这个时代、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存在的症结产生深层次的反思,那么艺术家创作本身的初衷和出发点是值得质疑的。全球性的疫情让这个小时代具有了大时代的格局,正如历史上每一次瘟疫灾难的生发,多少都会影响到艺术创作的流变,直至产生与其时代精神特质匹配的重要作品。


可以预见艺术市场的增量空间依然很大


雅昌艺术网:从2003年“非典”后的整个经济、市场情况一路上扬。但近些年大的经济环境有很大的变化,对未来疫情过后的市场有怎样的预期?

夏季风:“非典”过后艺术市场出现的所谓“井喷”,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与当时的社会大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彼时,改革开放后的人口红利尚未消失,经济实现连年增长,又值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不久,外贸后劲十足。此外,一系列的利好政策和条件屡出不穷,始终不断地驱动着生产力。另一方面,那时候的艺术市场盘子也不大,从业的拍卖公司和画廊屈指可数,所谓的“井喷”在交易总量上相当有限。2003年国内艺术的总交易量,大抵上还比不上现在一家大拍卖行一年的成交量。

不可否认经过一段时间的被动式压缩,艺术消费的需求欲望在短期内会得以瞬间释放,但这并非正常现象。如果艺术市场“井喷”比平常的成交更好,交易量也更大,无疑会陷入了“多难兴邦”的悖论和荒谬。没有什么比一个健康的、常态的市场环境更令人期待的了。

然而,对于此次疫情过后的市场复苏甚至出现“井喷”可能,这种期待与愿望当然需要葆有。毕竟艺术市场的存在意味着交易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国内外众多公私美术馆、基金会、私募艺术基金的需求,生活水准提高后与之配套的个人艺术收藏、投资和消费等等,可以预见艺术市场的增量空间依然很大,尽管经历去年的中美贸易摩擦、今年的新冠疫情,国内的经济大面整体低迷,但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绵长的后劲让艺术行业依然拥有一个少有的可期前景。


结语


最近,在一系列关于“疫情之下”行业人士的交流中,听到最多的是对当前问题的解决办法,另外就是对现状、未来的思考。正像夏季风会长所说的:“无论如何,做最好的准备做最坏的打算,肯定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