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艺术网
有料的天涯艺术
更补的传媒联盟
终端的投资伙伴
新闻详情

妙鼠偶得三春趣 耄耋犹存童稚心——齐辛民庚子新作赏读

发表时间:2020-04-26 12:44作者:admin

妙鼠偶得三春趣 耄耋犹存童稚心

——齐辛民庚子新作赏读

文/本刊记者 刘礼福

刊于《艺术市场》2020年4月号



齐辛民,原名齐新民,1935年生于山东淄博。1963年毕业于山东艺专(今山东艺术学院),现定居北京。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画高研班导师,淄博画院名誉院长,淄博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


齐辛民以写意花鸟画名世,作品构想胆大,墨色浓重,多富乡间情趣,并具现代意识,多次入选全国美展,被中国美术馆、浙江美术馆、山东美术馆、天津博物馆等机构收藏。


作品《朝晖》获全国首届中国花鸟画展金奖,《醉秋图》等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展,并入编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美术全集》。


出版有《中国近现代名家·齐辛民》《中国美术家大系·齐辛民》《中国当代美术家系列研究——艺道天成》等画册及多种研究书籍。其艺术成就在中央电视台的《收藏天下》栏目、老故事频道《传承与开拓》栏目、书画频道等全国10多家电视台和几十家重点学术报刊等做过专题、专访介绍。2017年,书画频道《一日一画》大型15集教学片拍摄录制完成并播出。近年,在北京、浙江、广东、山东等地成功举办个人艺术作品全国巡展。


若是没有赤子之心,很难想象,老鼠除了灯下偷油,还会拿着手机、带着家眷、徜徉在十里红杏花中,幸福值爆满;更难想象,老鼠除了正月嫁女、送福之外,还会坐在一堆书前,埋头苦读。

忍俊不禁之余,发现更令人惊喜的是,这些在宣纸上妙趣横生的老鼠,既不是出自哪本漫画图册,也不是哪位年轻艺术家的戏笔之作,而是由耄耋之年的花鸟画艺术大家齐辛民悉心创作,不由得观不释手、仔细品读。



齐辛民《劲节高风》 180×96cm 2008年


题材有趣,亲切自然


自古庆贺新春,以生肖为题材的创作代代不绝、浩若繁星,工笔写意、油画、雕塑不胜枚举。此中,因子鼠位列十二生肖之首,自然多有经典杰作。如唐代边鸾的《石榴猴鼠图》、北宋徐崇嗣的《茄鼠图》、西蜀黄荃的《鼯捕鼠图》等,虽然这些作品早已失传,只有文字记载,颇觉遗憾,但可想见其盛容定然不俗。


现存最早关于老鼠的中国画作品,当为宋末元初钱选的《黠鼠图》,其另作有《鼠戏图》,群鼠觅食,狡黠多姿。之后的古代存世名作中的绘鼠者,明宣宗朱瞻基当为第一人,其《荔枝老鼠》《鼠荔图》《苦瓜鼠图》,或工笔或写意,描绘的老鼠生动有趣、机敏可爱;另在明代,孙隆的《花鸟草虫图》卷中有鼠瓜一则,以没骨法直接点染,生动传神。


有清一代,八大山人的《瓜鼠图》小品、费丹旭的《灯鼠图》工笔,亦为后世奉为经典。前者以大写意笔法所绘的小鼠踞于硕大的冬瓜上,妙笔生辉;后者借用鼠子偷油的典故,巧妙安排成群结队的老鼠争抢瓜子、石榴、葡萄,情态丰富,热闹非凡。


而在近现代书画名家中,涉鼠的绘画创作不仅趋从者甚众,且成果之丰硕,更让后人大开眼界。如徐悲鸿的《十二生肖册》之《老鼠》,齐白石的《烛台鼠戏图》《自称》《烛鼠图》等,刘继卣的《老鼠萝卜图》,张大千的《灯鼠图》,高剑父的《鼠图》……此中,以齐白石最喜以大写意笔法画鼠,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鼠灯油》《双鼠觅食图》《鼠子啮书图》《双寿图》《十二生肖册》之《老鼠》《蜡烛与鼠》《老鼠偷油》……或借传说,或带暗喻,或有诙谐,极尽鼠子百态。



齐辛民《鼠年大吉》136×68cm 2019年


纵观历代先贤乃至当今画坛之画鼠,尽管技法不同,或工笔或写意或没骨,风格多样,或机敏或狡黠或贪婪,但皆就鼠“形”鼠,未如齐辛民这般将鼠拟人化在纸上,且“当随时代”——不再啮书而是看书,不再携群觅食而是送福、自拍。这样的表现内容,既远承传统,近接风俗,又不落俗套,还能在当今社会宜老宜少,诸多妙趣自让观者哑然不释,余韵悠长。


进一步讲,齐辛民笔下的“鼠”并非只是简单地拟人,而是脱离早已深入人心的中国民间传说和传统工艺中拟人性格的鼠形象,也不同于20世纪80年代中、美、日动画片——《邋遢大王》《猫和老鼠》《忍者神龟》中拟人的鼠形象;而是在亲切自然中让它们动人,又让这种亲切自然回到生活中,不是完全客观地描绘生活,是自然、亲切于动人之间的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又缺一不可。


设色明艳,构图现代


如果说创作内容的别具一格、推陈出新,让齐辛民的生肖鼠画既不同古又迥异当今,那明艳亮丽的设色、正气质朴的笔墨则让齐辛民的庚子新画,既保持着他一贯的风貌,又在当今画坛尤其是在以生肖为题材的众多创作中,独树一帜。


不论从古至今的工笔鼠画,单看写意类作品,近现代的鼠画创作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形式上都远超古代。如前所述,此中除徐悲鸿、张大千、刘继卣、高剑父等偶有佳作外,以齐白石的鼠画成果最盛,亦为世人注目;而且众人皆言,齐辛民在追求写意艺术的道路上,是有意无意间在走齐白石的道路,即浓墨重彩。


然而,齐辛民所走写意之路的浓墨重彩,虽似齐白石,但更不似齐白石。这听起来有一点儿拗口,可事实如此,这从两位的画鼠创作上面便能窥见端倪。


除去齐白石的画鼠多喻人而形象更写实,与齐辛民的画鼠多拟人而形象更写神全然不同外,两者的设色也是全然不同。齐白石多红烛、黑鼠、墨书,未离红黑二色,但齐辛民则五彩斑斓、绚丽明亮。换句话说,齐辛民的鼠和他的其他花鸟画创作一样,是将笔墨和明艳的色彩组合在一起,虽是齐白石的红花墨叶一路,但又是全然不同的探索,这种探索其实从吴昌硕到齐白石再到潘天寿,都在进行,从未间断,以至于“各领风骚数百年”,所以说齐辛民探索的现代重彩写意,虽然设色明艳,但不刺目,很自然,虽有民间艺术的影子,但不俗,更非生搬硬套。自然了就亲切,再加上画中蕴含的现代构图理念,就更老少皆宜、众人皆喜。


与艺术创作而言,虽然当下众人皆力求创新,并以此为目标,各显神通,无所不用其极,然而从最终结果来看,往往落得稀奇古怪甚至令人瞠目结舌、心中诧然的尴尬境地,似齐辛民的重彩写意这般艺有所进、新而不怪,画有所新、妙而有趣,是很难把握分寸的。


再加上齐辛民的重彩虽明亮艳丽,但不失雄浑朴厚之风,更给人正气暖人、纯真烂漫的艺术享受。这是画家亮丽的精神面貌和舒朗心情的再现,更是其艺术拥有生命活力的源泉。


写意抒怀,普世情感


知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对齐辛民是这样评价的:“齐辛民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他的大写意可以说是别具一格,在当代画坛、特别是花鸟画坛中也是一位很突出、个性鲜明的艺术家。他画的都是普通的花鸟,像狗呀、猫呀、鸡呀……这些普通的动物,他画得感觉非常亲切、非常动人。可以说,他的创作已经离开了学院教学的一些规范,完全是自己的一个规矩,但是语言又是传统的大写意,它不注重写实而注重写神韵,写客观物象的神韵、自由发挥,但它不离开物象的形,在形里面求神、求韵,这是非常不简单的。”



齐辛民《读书破万卷》136×68cm 2019年


其实,用这段话来评价齐辛民在庚子新春创作的3幅鼠趣图,也是非常贴切的。如黄永玉的《咱俩合资买只宠物好不好》图中,也是拟人化的鼠,但仍在暗喻讽刺;而被齐辛民拟人化的鼠,是准确地把握形态之后溢出了“追求美好”的神韵;之所以用溢出而不是画出,是想说明这种刻画不是刻意、死板地用笔描摹出来的,而是画家深厚功力和对生活细微观察的自然流露。因为欣赏齐辛民的写意花鸟画创作,无论是选取的题材、表现的对象,还是他对笔墨、色彩、章法、结构的处理,都表现出朴素大气、洒脱磊落的鲜明个性,但造型是严谨的、设色是严肃的、气度是坦荡的。这便让他的这3张庚子新春妙鼠图一扫以往鼠画或暗喻诙谐,或狡黠幽默,或贪婪厌恶之感,而是一种普世情感的愉悦存在。


3幅妙鼠图所洋溢的普世情感,既有对吉祥如意的祈愿,又有对智者永寿的向往,更有对阖家幸福的赞美,像是连环画般在讲述人世间最美好的愿望。此中写意虽然再平常不过,但也最为珍贵。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庚子年初,更容易引起观者的共鸣;而这种共鸣,不仅是对能看懂中国画的国人而言的,也是对那些看不懂中国画但一眼能看懂画的内容的外国人而言的。


从这个角度来讲,齐辛民的重彩浓墨无不有一种让中国画走向国际,并用艺术的语言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能力。


原创:刘礼福

图文来源:艺术市场


版权声明:本网发表之图文,均已受著作权人委托,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违法转载或使用。(本网凡注明“图文来源:XXXX”,均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不在此列。)

免责声明:本文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之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在十日内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将酌情对相关内容予以修改或删除处理。

微艺术馆 | 更专业的网络展览馆

我们专于网络高清图文发布,正是你要追随的:

有料的天涯艺术、更补的传媒联盟、终端的投资伙伴!

天涯艺术网总编于健

分享到:
天涯艺术网
首页                展览信息                    网络展厅                   名家专栏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