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艺术网
有料的天涯艺术
更补的传媒联盟
终端的投资伙伴
新闻详情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发表时间:2020-08-14 11:40作者:admin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 《新八仙传奇》185cm-320cm,魔幻现实三部曲3, 2014-15


这是一个夜色阑珊的城市结合部,耿直的汉子正拿着麦克尽情的嘶吼,赤膊大汉不知何事慌腔走板的吓飞了鸡,撞破了西瓜,汁水飞溅。惊扰了拿着蒲扇乘凉的男子,却也吓的驴嘶猪走......讶异间闯出一对男女,女人丰腴彪悍的扭动腰身,露出白灿灿的一段胸脯,男人粗黑大手攥着女人挣扎的双臂,探过头去伸出贪婪的舌头,忘情间挡撞了骑电动车的小哥。这乡镇里的都市与都市里的乡镇弥散着汗液和情欲的味儿,也混合着贩夫走卒们在世纪之交的慌乱形色,杂物、钱、虫子混沌其间共振着、糜烂着炸开。如果不是在暗处闪现着漂浮的“@”,亦或黑暗里闪烁着的机械物件,我甚至可以认为这些人换了宋时的装束,就到了水浒世界里惯常见到的风俗市井。这一幕混杂世象,是国人进入新千年的慌张和悸动,是画家马精虎走街串巷,冒着被悍妇追打辱骂之险,抓拍记忆下,并导演了的一幕油画剧场《新八仙传奇》,作于2014至2015。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油画家 马精虎


“我不用写实的方式创作,就觉得不过瘾!”马精虎也实验着画过波普,做过雕塑,又转回到叙事性的写实绘画,写实绘画已然成为了一种情节。

1974年生人的马精虎从江苏农村来到城市,南京艺术学院计算机(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毕业,教过书,做过生意,搞过计算机美术,寻寻觅觅在30多岁的时候,命运驱使着在雅昌艺术网论坛遭遇了人生的转折。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观摩著名画家恩师刘溢(画者)创作的马精虎(右)


“如果没有雅昌,没有互联网,我还不知道现在干嘛呢。”马精虎在雅昌艺术网混论坛的时候,2006年遇到了自己的恩师著名画家刘溢,进入画室开始学习古典油画技法与创作,他吃住都在老师家里,住了四年。这样传统的师徒关系,让马精虎受益匪浅,迥异于艺术院校的教育。

“歌德在《自然和艺术》中讲过:在限制中才显示出能手,只有规律能给我们自由。”马精虎对写实绘画研究的层面越深,越觉得其中有无限大的可能性。在他看来是“可以超越观念,超越文化,超越意识形态,超越时空的”。只要人类感知世界,观看图像的方式是靠眼睛,就觉得写实绘画就“有玩头”。直到人类感知世界靠触摸、靠听,写实性才终结了。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在恩师刘溢(左)的工作室学习的马精虎(右)


马精虎学油画,进入职业油画创作的经历,离不开互联网。他觉得自己的历经就是这个时代的缩影。如果倒退十年,自己没有这种机会。是互联网让“不可能”变得“可能”。


叙事的起点


“我是学理工科的,我对外面的世界特别感兴趣。而不是向内去找。”马精虎觉得今天的时代信息快速更迭,覆盖率太强了,对创作提出了极其高的要求。每个人都被裹挟在图像信息的洪流之中。绘画同样作为图像,与信息的洪流相互触发,人不断的被信息化、物化,并与自然也越来越疏离。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小花儿》 80厘米-65厘米,2011


“创作的的两个方向:向内自省和向外发现。而我天然就是朝外走的。”马精虎说自己早期的作品是以唯美为主的写实油画作品,但越画约不满足,想更“够味儿”,就要变化,他开始关注现实的场景,把叙事凝固一个瞬间的图像,相较于不断变换的现实场景,就像一帧静止的画面。

新千年后世界的变化速度越来越快,在这个巨变的过程中,马精虎想回到叙事的原点。“在天体物理学,在起点的过程中,时间足够短,可能性足够大,宇宙就是从起点开始的。”他为自己的叙事方式,起了一个名字——叙事的起点。

在他看来从叙事的起点出发,有无限的可能性。“图像的叙事,不是文学的叙事,不再是其它性质的叙事,我只强调图像的叙事,有无限的信息。有无限带宽,无限的带宽是指传播的速率,通过一年画的一张大画,用一秒钟全生命关注。”马精虎就要努力做到画面有足够的信息密度。

在叙事起点的概念下,马精虎去阅读现实社会的图像,带着无限的可能性。他以无限的可能性,无限的信息量,无限的效力和带宽称为叙事起点的三原则。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对话》物语之一,150厘米-110厘米 2011


线造型的图像叙事


“从我的导师那里,无论思想还是技法,我都学到了很多。我在学习的过程中特别畅快,每天就像吃饕餮盛宴一样,一定要吃到撑。但还能消化掉,第二天也没有消化不良。”马精虎在向他的导师艺术家刘溢学习的过程中“六胖子油画技法”对他影响巨大。

“我觉得特别硬核的是对线条的学习训练。”马精虎没有学院画素描的基础,一上手就是画线条,这个过程中很折磨人。但是当突破这个瓶颈之后,我特别感激那段时间,以至于现在面对非常复杂、宏大的图像叙事,也一点都不紧张。就像在自己混沌、空白时期,植入了特别好的“病毒”。这个病毒就是线造型,这与学院流行的苏式光影、体块造型完全不同。渐渐的马精虎把自己那些稀奇古怪的复杂叙事全画了出来。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秋虫》,180厘米-300厘米,布面油彩,魔幻现实三部曲2 2012年


早期作品中,马精虎以古典唯美的人物肖像为主题。找到一个漂亮的女模特拍照,然后画出来,解决了生存和继续创作的问题。

但很快他对画照片已经不能满足。怎么办呢?他又回到了“线”造型的方法去找解决问题的路径。之后开始的宏大叙事创作。对模特、素材的依赖不到30%。

他不再依赖于外界的形象去找创作的对象,而是从一个局部出发,相互激发推演。

这类作品中《极喜》婚礼三部曲中一个大笑的表情逐渐形成身体的动态,又推演出另一个人的形象和群体的关系,画面变得主动而不再被动,图像的叙事不再受限制,也充满了无限可能性,这样回到了叙事的起点。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 《极喜》婚礼三部曲1,130cm-270cm,三联油画(中)2019-2020


非超现实主义的时空逻辑


在马精虎的图像叙事中,空间和时间被模糊了,充满了怪诞而诙谐的意味。但又那么真实的与你所处的现实对照。在“婚礼”狂欢或“《大撒币》大时代”欲望横流的场景中,他的作品表现的已经不仅仅一个瞬间,而是反思中国现代都市的整体物化,以及在全球化背景下大国博弈下,人的困境和荒诞的现实。

如同“《大撒币》大时代”在极度短暂的“一帧”画面中,展开的是无限放大的时空中凝聚的瞬间图像。

“我一直保持与超现实主义的距离。超现实主义是把时空并置,但并非现实的逻辑。而我让图像所处的时空关系变得有逻辑。”马精虎创造的多维时空的图像被重组后产生某种“合理”的逻辑,这也是他所要达到的无限可能的叙事。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 《大撒币》大时代2,175厘米-220厘米,布面油彩 2015-2016年


平行的视角


“人的本性是什么?是饮食男女,小人物生存的本能。在街头唱一首一元钱的卡拉OK,抛妻别子劳累一天的民工兄弟,就全部释放了。我应该为他们造像。”马精虎觉得这些来自街头的图像,最是生动自然。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 《大撒币》手稿


如同开篇所描述的《新八仙传奇》中种种来自街头的市井图象,也包括“婚礼中”被抛起的新娘;那些拿着手机刷微信的女子,不着痕迹的出现在画面上的QQ表情包,早在2012年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图像叙事里。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新八仙传奇》局部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新八仙传奇》局部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马精虎《新八仙传奇》局部


在历史中对世间百像的画面里,有博鲁盖尔自上而下的上帝视角,也有充满悬疑色彩的希区柯克方式。马精虎用了最为常见的平行视角。

“我希望尽可能的平视别人,跟小孩子说话我都是跪下来说。”马精虎希望自己能融入平凡的人群里,以人的视角平视这个你我周遭的现实。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正在创作《新八仙传奇》的画家马精虎


编后语


据说,对星盘学颇有研究的导师刘溢,曾用星盘观察过马精虎,看后说“你只有一半艺术家的感觉”。马精虎心里一紧,难道我只是半个艺术家?刘老师又说“贝多芬也是如此”,有大师作伴,马精虎随心境复然。

2020年8月14日也是“马精虎人性三部曲第一展”在青岛美术馆开幕的日子。马精虎理解这里所讲的人性,不是道德说教的人性,是人的本性!


图文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裴刚


版权声明:本网发表之图文,均已受著作权人委托,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违法转载或使用。(本网凡注明“图文来源:XXXX”,均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不在此列。)

免责声明:本文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之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在十日内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将酌情对相关内容予以修改或删除处理。

马精虎:非超现实主义的图像叙事

微艺术馆 | 更专业的网络展览馆

我们专于网络高清图文发布,正是你要追随的:

有料的天涯艺术、更补的传媒联盟、终端的投资伙伴!

天涯艺术网总编于健

分享到:
天涯艺术网
首页                展览信息                    网络展厅                   名家专栏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