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艺术网
有料的天涯艺术
更补的传媒联盟
终端的投资伙伴
新闻详情

梁霄鸾:我的父亲梁崎

发表时间:2020-11-13 11:20作者:admin

父亲梁崎,字砺平,晚号聩叟,又名漱湖,别署幽州野老、幽州燕山老民、燕山樵者、燕山野樵、钝根人。生前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文史馆馆员、天津画院特聘画师、全国书画函授学院教授、广西石涛艺术学会名誉理事。1995年荣获天津市鲁迅文艺奖金特别奖。



父亲1909年出生于河北省交河县王武乡曹庄一个回族诗书世家,先祖喜好诗文书画,家中收藏了许多历代名家的字画和书籍。他的祖父梁文翰、父亲梁汝楫都以诗文见长,外曾祖父刘光第、舅祖刘恩宠和刘恩溥都是在当地有一定知名度的画家。父亲天资聪颖,从小受家庭的文化熏陶,喜爱读书绘画,对诗文辞赋都有浓厚的兴趣。他从外曾祖刘光第那里得到《古今名人画稿》《十竹斋画谱》两本画集,这两本画集成了父亲的启蒙范本。从此父亲走上了长达70多年的绘画之路。



父亲幼时就显露出了艺术天赋,后来他进入了祖父梁汝楫等人执教的私塾学堂,学习诗文,并开始临摹柳公权、欧阳询等名家的书法。课余时间学习绘画,临摹知名画家安佩兰的写意画,安佩兰还经常到家里指导他,让父亲受益匪浅。8岁时,父亲开始临摹家藏的八大的《松鹿图》,画得很像,人们看了赞誉有加,从此乡里乡亲都知道梁家出了个会画画的孩子。


父亲10岁开始学习指画,后开始临摹华新罗、周之冕、石涛、八大、高其佩、扬州八怪、吴昌硕等名家的字画,以及戴明说、傅青主、王铎等名家的书法,在绘画、书法、诗文、辞赋等方面都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22岁时,父亲的绘画作品被当时在全国很有影响的北京“湖社画会”执行长金潜庵所赏识,因而被邀成为“湖社画会”会员。在1931年至1936年间,父亲分别署名为梁琦、梁松庵、梁凝云,所画的花鸟、山水、扇面等多幅作品都曾在《湖社画刊》上发表。



1927年,父亲与母亲戴淑卿结婚,母亲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从我开始懂事时就知道父亲爱画画,人们称他为梁老师,可家里的长辈们却都称父亲为书迷、画痴。因为他整天埋头读书、写字、画画,经常是废寝忘食,读书读到深夜,在生活以及对人对事上显得率直童真,不会照顾自己,一切生活起居全由我母亲照料。


父亲一生生活朴素,不讲究吃穿,喜欢吃清淡素食,不吸烟,不饮酒,不饮茶,平时都穿布衣布鞋,外出基本都是步行,很少坐车。当时我家住在天津红桥区三条石,而父亲要到河北区王串场中医学院上班,那么远的路也都是步行。父亲生活十分节俭,唯一的嗜好就是买书,买碑帖画册及笔墨纸砚。虽然生活上清贫,可母亲总是毫无怨言地支持着父亲的笔墨生涯,夫妻相濡以沫。虽然住的房子小,环境也不好,可家庭气氛却是很清静祥和的,使父亲得以潜心研读作画。


父亲的一生虽是在坎坷困顿中度过,可是他的精神世界却是丰富的。他除了痴迷书法绘画,还酷爱读书,最喜欢的书都要买两册,使用一册,保存一册。他收藏了很多画册、碑帖和诗词、文史书籍。读过的书有的做了眉批,有的在书的扉页上写上批语或跋文,重点章节还要夹上纸条。因藏书多,只能都平放在书柜里,为方便查找,他还在书底背上用小楷写上书名。他几十年不遗余力地收集珂罗版的古今名画,认真揣摩、临摹。他常常在一幅佳作面前静默良久,饥不思食、渴不思饮,达到物我两忘的境地。父亲在家中的墙壁上悬挂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镜框,把喜爱的画页常变换着镶在镜框里,随时欣赏默读。他爱好广泛,对于古陶瓷、印章、铜镜、砚台等文房四宝都有一定鉴赏力。



父亲一生对于诗文、书画、史论都有深厚的研究。他精通画论,擅长诗文,撰写有《山水论》《守砚庐画余随笔》《课窗絮语》等诸多古诗散文、游记、序跋、题记等。父亲好在绘画作品中题款,而且多是长跋。他认为在绘画中,款是一个重要部分。他给画作题款,不论大篆或行书都是一挥而就,诗、款、画、印浑然一体。父亲在总结自己从艺过程时写道:“余幼年习画,鸡窗灯火,废寝忘食,虽奇寒盛暑,未尝中辍,造化不负苦心人,今有些许成就,秉由勤奋致也。”


在“文革”扫“四旧”时,不但抄了他的所谓“四旧”,同时他还被批斗进了牛棚。家中的书画、画稿、画册、碑帖、瓷器、文玩等百余件物品全被洗劫一空,仅存一方砖砚。那是当时母亲趁造反派翻箱倒柜时,把砖砚藏在鞋盒里,才没被抄走。那一时期,父亲的身心都受到了严重摧残,以致病倒。但他依然故我,寄情丹青,守着这一方砖砚,为自己的斗室起了“守砚庐”的斋号。那时,父亲画不了大幅画就画小画,用的是小纸头、纸边下角料,有的小到几寸见方,有的几寸宽、一丈多长的都能画出构图别致精湛的作品来。


“文革”后期落实政策时,天津市查抄办公室通知我们去领取被抄的东西。认领时,被抄的东西一件没有,工作人员说如果没有原件可拿类似的东西代替,可父亲一件也没拿,他说:“不是我的东西我一件也不拿。”


几十年来,父亲所创作的大幅画数以千计,小幅作品不计其数。而这些画大都是赠送给了别人,随画随散,自己没有留下几幅作品,以致到后来出版画册时,需要向别人借画。父亲对求画者有求必应,不管是单位同事还是亲朋好友,都精心作画,并题以长跋。上世纪70年代初,父亲曾被邀请为河北省石家庄某大宾馆作画,一个多月时间画了一百多幅作品,没有任何报酬。他还被首都机场邀请住了一个多月,每天画5到6幅,最后人家赠送给他一刀宣纸,此类情况很多。有时朋友邀请他到家中作画,准备好笔墨纸砚,他就高兴地画上一天。父亲一生光明磊落,宽厚待人,虽生活坎坷、清贫,但不为名不为利,甘于淡泊,只知默默作画,研究学问。父亲的一首《题自画像》诗最能反映他的内心情怀,即:“颓然一聩叟,樗栎惭才庸,不学鱼鲁误,性僻世情疏。荣辱非所虑,守研名吾庐。兴致写山岳,佳处足卧游。”



1971年,我的母亲不幸去世,母亲和父亲相伴相随相依数十年,她的突然离世,让父亲的精神遭受到重大打击,使他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为纪念母亲,他分别于1971年、1974年、1981年撰写了《亡妻戴淑卿悼词》《亡妻戴淑卿三周年冥辰悼词》《亡室戴淑卿十周年冥祭悼词》,表达对母亲的情感,文章写得真挚哀婉,动人心魄。


改革开放以后,父亲的国画艺术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江苏、浙江、江西、广东相继邀请他南下,他所到之处都留下了大批画作,被视为珍品收藏。父亲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他多年的艺术积累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他经常参加各种绘画活动,并被邀请到祖国各地作画,先后到北京八达岭,无锡梅园,内蒙古呼和浩特,河北石家庄、沧州、泊头等地作画,他画松柏、雄鹰,题“祖国万岁”“英风千秋”,创作了大批歌颂祖国锦绣山河的诗与画。父亲还经常参加政府和政协组织的各种社会活动,为公益事业、拥军拥政、支教扶贫等义务作画。他曾为《天津日报》题写“主持正义,人民喉舌”,为觉悟社陈列馆赠画“英风千秋”等。如今,全国各地一些单位、纪念馆、名胜古迹、文物等部门均收藏有父亲的一些作品。



父亲热心美术教育事业和群众文化建设,多年来先后在天津市民族文化宫、红桥区文化馆、和平区文化馆、河北区文化馆等单位举办国画班授课,并积极参加各种笔会活动,有请必到,以画会友。同时,上门求教的学生也很多,他从不拒绝,根据学生的不同程度耐心教导。教学中,他尤其强调:学习绘画必须先练书法,没有好的书法基础是学不好国画的。父亲培养了许多新人,他把自己的艺术无私地奉献给了社会和人民。


改革开放以后,父亲迎来了人生的春天。1980年,他改写了《题自画像》诗一首,即:“颓然一聩叟,樗栎惭才庸。学废鱼鲁误,性僻疏世情。穷通非所虑,荣枯似梦中。晚幸逢盛世,亿兆颂升平。”


1986年3月,由民革中央、天津市民委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为他举办大型书画展,并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文化生活栏目以“国画家梁崎和他豪放古拙的画”为题向全球做了宣传报道。《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新闻媒体发表文章介绍了父亲的绘画成就,父亲被书画界誉为“今之八大”“今日的黄宾虹”,世称“南有潘天寿,北有梁崎”。


1988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梁崎画集》,原中央民委主任杨静仁同志题写了:“祝梁崎同志画集出版。”当代艺术大师吴作人、黄胄等称:“梁崎先生是自学成功者,在国画界独树一帜。”红学大师周汝昌论梁崎题写了:“展毫造化,缩楮乾坤,灵泉之源,书画之魂。四僧八逸,意倾神存,不狂不怪,奇气斯尊。万卷千卷,升堂及门,津沽老焰,炎黄子孙。”范曾先生也曾题写“崎艺惊世,砺笔不平”。


正当父亲热情饱满地为弘扬国画艺术多做贡献的时候,因为劳累过度,积劳成疾,竟患上了轻度中风,经治疗得到康复后,仍旧到各地作画,活动频繁。由于当时居住条件差,环境潮湿,父亲的病情再度复发,腿脚行动十分不便。因此我将父亲接到家中,由我与爱人王世文照顾其生活起居。姐姐家住在呼和浩特,路途遥远,但也经常来津照料。外孙们都很孝顺,常常回家看望外祖父。尽管已是80岁高龄,又身患重病,但父亲在艺术上仍有理想和追求,他永远是那样豁达、乐观、平静、慈祥。那时,父亲的听力、记忆力都非常好,他还保持着看书看报的习惯,他坚持把报刊上的好文章剪集成册,床头桌前也堆满了书籍。父亲在病中仍然坚持写字作画,如为蓟县黄崖关长城碑林题写了“神龙隐现,天马行空”;为天津电视塔竣工题写了:“天津电视塔劳工神圣”;第43届世乒赛在天津举办时题写了“积健为雄”赠送给组委会;还为天津市义和团纪念馆、红桥区少年儿童图书馆题匾等。



父亲患病十余年,痴迷书画不辍,就在病故前几天,输着液还看画册,甚至做梦也是作诗作画。有一天早上父亲对我说:“我脑子里已构思了70多幅画稿了,等我好了还要作画。”又一次早上醒来,对我说:“昨晚这个梦好啊!做了一夜作诗的梦。”


父亲于1996年4月10日因病医治无效去世,走完了他70多年痴迷书画的艺术道路。父亲的一生,平凡而又杰出,穷而不怨,博而不炫。正如一位美术评论家所言:梁崎或梁崎这样的人,也许会被命运遗忘过,但他们必将被历史记住,因为人生总是在遗忘和记起间徘徊前进的……


图文来源:中国书画报


版权声明:本网发表之图文,均已受著作权人委托,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违法转载或使用。(本网凡注明“图文来源:XXXX”,均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不在此列。)

免责声明:本文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之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在十日内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将酌情对相关内容予以修改或删除处理。

微艺术馆 | 更专业的网络展览馆

我们专于网络高清图文发布,正是你要追随的:

有料的天涯艺术、更补的传媒联盟、终端的投资伙伴!

天涯艺术网总编于健

分享到:
天涯艺术网
首页                展览信息                    网络展厅                   名家专栏                   关于我们